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领导也爱找笑点盘点中国政治家幽默语录-(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9:20 阅读: 来源:钛白粉厂家

中国政治家常以幽默直面敏感话题,并将其一一化解。

在西方人眼里,中国人似乎总是古板严肃,按部就班,尤其是中国的领导人,似乎鲜有开怀大笑的形象。事实并非如此。从古到今,中国人都是善于幽默的民族,两千多年前的《史记》里就有《滑稽列传》,滑稽者,中国之幽默也。而中国政治家的“笑点”往往蕴含着高深的智慧,能够直面某些敏感话题,并在不动声色中将它们一一化解。谁说领导就没有笑点呢?

以下为凤凰网刊登的博文《领导也爱找“笑点”》全文:

习近平在武汉市民之家,与市民郭婷婷握手时,亲切地问候道:“美女,你好!”周围的群众都笑了。

“美女,你好。”

“下次不要用手机,要用相机拍。”

习近平在7月底的湖北调研中,再次与民众近距离互动—武汉市民郭婷婷得到中共中央总书记半开玩笑的赞美,而那些纷纷拿出手机来拍照留念的民众,也收到了这条来自最高层的诙谐建议。

同样是在最近,美国人也发现中共高层似乎越来越会“开玩笑”。

“中美似夫妻,就像默多克和邓文迪,最好不要离婚,离婚代价太大……”

“生意归生意,政治归政治,就好像我是共产党员,但回家以后和你们一样,都要听老婆的话,按老婆的指示办事……”

说这些话的是汪洋,国务院新任副总理,历来以谈吐谐趣著称。趁着他赴美参加中美战略对话会议的时机,美国媒体留心观察,认真总结道:中国新一代领导人,正在变得越来越“幽默”,而且自今年3月以来,“这种‘不一样’不仅仅体现在汪洋一个人身上”。

其实,这不是一种新变化。

早些的时候,2009年开始举办第一届中美战略对话之后,两任带队参会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与王岐山,都能迅速将国会山感染出圆形剧场的氛围。

吴仪是“冷笑话”高手,王岐山能将演讲说成“单口相声”,而国务委员戴秉国,更是在展望中美关系走向时,拎出奥巴马的“包袱”:“Yes,we can!”

在更早的时候,long long ago,朱镕基和江泽民等中共高层,其实都是如此主动寻找“笑点”。“笑点”本身当然有意思,不过更有意思的,是他们如何主动找到“笑点”,直面某些敏感的内政话题,并将它们一一化解。

这些往往需要直面敏感的高层人事,或者与“不受欢迎的人”保持沟通。

自身仕途、健康状况,都有“笑点”

中国政坛的高层人事细节,向来因少有披露而显得敏感。不过,也有个性官员偶尔用开玩笑的方式去撩开一角。谈笑风生地聊聊敏感话题,确实比绷着脸更让人觉得真实。

这种玩笑也分两种。

比如换届年的全国“两会”上,外媒记者总是喜欢扎堆询问某些明星官员的仕途走向。近年来,记者获得的回应,语态越来越轻松—虽然这些玩笑大多可归类为有趣的“外交辞令”。《羊城晚报》报道说,2007年,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汪洋被问到是否会调职,汪洋开玩笑:“要找中组部部长贺国强问一问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几年之后的2012年全国两会,已经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汪洋又被外媒记者问到如何在十八大上“推介自己”,几次交锋后,汪洋笑着说:“我是本着友好的态度利用人代会的时间回答你关于党代会的问题。”

另一种有关高层人事的玩笑,则或多或少带有信息披露的意味。

比如,中国高层领导人的健康状况,就可以笑着谈,很直接。

“你估计自己还能活几年?”1987年,李先念曾对陈云开玩笑说。

陈云的回答是:“我想两年应该没问题,但要保证不摔跤,不在外面吃东西,回自己家吃。” 原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滕文生,甚至给原外交部副部长李肇星讲过一个吃安眠药吃出“事故”的玩笑。

2010年全国两会,李肇星在记者会上开怀大笑。

李肇星在著作《生命无序》中写道,有一次滕文生加班到深夜,为了在天亮前睡几个小时,在办公桌前吃了一片蓝色速效安眠药—李肇星生病住院时,也吃过这种安眠药。当时护士向李肇星半开玩笑地交待,这药要躺在床上才能吃,否则不等上床就可能睡倒在地板上。

结果滕文生在办公桌前就吃了。

第二天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地板上。“差点儿没冻出感冒来”。

原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的另一桩“事故”,也被李肇星以开玩笑的方式“抖”了出来。

《生命无序》中披露,北京奥运会前夕,李肇星曾做过一个梦,梦到外媒议论北京空气质量太差,自行车项目没法举办—而这恰恰是马凯当时分管的领域。

李肇星在梦里向马凯建议:首都市民多骑自行车,减少空气污染。“马凯同志,对不起,耽误你休息了……你个人即使不会骑车,也没关系,别勉强。听说你出席十七大遇到堵车,怕迟到,跳出车,跑到会场,途中摔了一跤,伤着没有?”

1993年,海外舆论对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健康状况过于热心,作为李鹏的副手,副总理朱镕基访问加拿大时,难免不被问到这个话题。于是,就出现了副总理客串总理“新闻发言人”的特殊场面。

“李鹏总理的身体实际上已经好了。只是医生要他多医一段时间”,朱镕基在当地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中国的人事不会因此而引起任何变化。”

紧接着,朱镕基开了句玩笑:“我希望李鹏出来工作后,医生也让我多医一段时间。”

大家哄堂大笑。

事实上,此前的1990年李鹏访问印度尼西亚时,因为看起来太年轻,还闹过“笑话”。他在《外事日记》中写道,“不知怎么搞的,那相片(街道上到处悬挂着李鹏夫妇的画像—编者注)给我加上了一点不明显的小胡子。有人解释说,我显得太年轻了,似乎不合乎一个大国总理的形象,故加了一点小胡子。”

甘肃绿色环保产品办理费用

深圳艺术纹水转印贴纸加工

青岛SN4PE缠绕结构壁B型管优质品牌推荐

移动洗砂机聊城轮斗式大型洗砂机工厂

南通CPVC电力管价格优势明显

福田垃圾清扫车五十铃道路清扫车

路桥钢模板高速钢模板茂名钢模板生产厂家

4吨扫路车哪的好

江铃箱式冷藏车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