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林毅夫垄断是经济快速发展收入分配却恶化的主因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2:32 阅读: 来源:钛白粉厂家

林毅夫:垄断是经济快速发展 收入分配却恶化的主因

世界银行原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  2012年11月18日,金融街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邀请国家相关部门及北京市领导、一行三会领导、金融机构负责人、国际金融组织负责人、国际经济学家等出席。世界银行原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在论坛上表示,同样的,对于资源价格的税费基本上是非常低的状况之下,也是把国家财富转移到少数能拿到资源开发权的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当中。另外对于那些金融、交通、通信这些服务业的垄断也必然创造了垄断意义。我想这是我们快速经济发展过程当中收入分配不断恶化的最主要原因。  以下为文字实录:  林毅夫:  我今天想谈的是金融结构改革跟我国收入分配之间的关系。  我们知道,中国的改革开放从1979年开始,到现在取得了连续32年平均每年9.9%的增长。这可以说是人类经济史上的奇迹,在这个过程当中,有另外一些人摆脱了贫困,对世界减贫的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即使在这样的成绩面前,我们社会上还有不少不满的情绪和悲观的情绪,而这种不满的情绪、悲观的情绪跟收入分配不断恶化有相当大的关系。最近党的十八大提出了要改善收入分配,  过去我们经常提出的目标是在初次分配当中重视效率,在再次分配当中重视公平,但是在那个指导之下,我们实际上是经济发展非常快,可是收入分配确实不断恶化。在2003年,当国内开始准备“十一五”规划的时候,我曾经在不少场合提出,应该是在初次分配当中重视公平跟效率的统一。怎么样能够在初次分配当中同时达到公平跟效率的统一呢?当时我提出的建议是按照我们国家的比较优势来发展,就能够同时达到效率跟公平。因为我们的经济发展是按照比较优势来发展的产业采用我们技术的话,当然我们的经济会是最有竞争力的,这是效率。  同时我们在目前这个发展阶段,跟发达国家比较起来,我们还是劳动力相对多、相对便宜。我们的比较优势是在于劳动力相对密集的产业,包括农业、制造业、服务业,或者是制造业当中资本比较密集、产业劳动力比较密集的区段,这是我们的比较优势。如果说按照这样来发展的话,就能够创造非常多的就业机会,让有劳动力的人都能够充分就业。而且在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如果是按照比较优势发展的话,那么很有竞争力,资本积累得就要非常快。资本就会从相对稀缺逐渐变成相对丰富,劳动力就会从相对丰富逐渐变成相对短缺。在这个变化的过程当中,工资增长就会非常快,资本报酬就会逐渐下滑。  我们知道,低收入者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他的工资收入,而高收入者,比较有钱的人主要收入来源是什么?是资本所得。如果在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能够创造很多就业机会,那么那些低收入者,主要靠劳动力收入的这些低收入阶层能够充分就业,并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工资增长得非常快,那在初次分配当中,他的比重就会增加得非常迅速。而资本的回报在初次分配当中比重就会下降,这就是十八大所提出的,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就能够达到效率和公平。我很高兴,这次十八大报告当中把这个思想提进去了。而且实际上,在东亚的经济发展当中,从日本跟亚洲的四条小龙,他们在经济快速发展的时候,确实是公平跟效率同时达到了。而他们能够同时达到公平跟效率,就是我前面讲的,他们的经济发展过程当中主要是按照比较优势来发展,积累了资本以后再逐渐的进行产业升级和技术升级,效率和公平是统一的。  从这个思想来看,可能有人会觉得改革开放以后不就是劳动力密集型的产业发展得非常快非常好吗?怎么我们的收入分配并不是像东亚经济那样在快速发展过程当中逐渐改善?而我们是逐渐恶化呢?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我们是一个转型经济,而在转型过程当中,我们没有按照华盛顿共识所讲的“休克疗法”,把我们在计划经济时代的所有扭曲一致性的消除掉。然而如果那样做,经济必然会崩溃,经济发展会很不好。我们采取的是一个双轨制的改革,在改革开始的时候,由于在计划经济时代有很多大型的绝大多数的国有企业,他们所在的部门是资本非常密集的,这不符合我们的比较优势。在开放竞争的市场当中,它是没有制胜能力的。在双轨制的改革之下,我们就继续保留一些必要的保护跟补贴,让这些企业能够生存,达到经济的稳定。同时双轨制的另外一轨是放开原来受到抑制的、劳动力比较密集的,符合我们比较优势产业的进入,包括乡镇企业、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另外一轨因为符合我们的比较优势,所以就非常有竞争力和生命力,发展得非常快。这是我们在改革开放过程当中,没有像苏联东欧那样的崩溃、停滞,而是稳定和快速发展最主要的原因。  可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在我们取得稳定和快速发展的过程当中,收入分配的不断恶化就是它的后果。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为了保护原来的那些不符合比较优势、没有自身能力的这些大型的资本密集型产业,我们保留了一些扭曲。那么这些扭曲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金融结构高度集中,以大银行和股票市场为主;二是资源的税费非常低,基本上等于免费的送给资源开发的企业;三是在某些服务业上面保留着垄断。这三方面的措施是让我们原来的不符合比较优势的这些资本很密集的,当中很多是国有企业的企业能够生存,能够不崩溃,达到目的。但是我们以金融为例,由于我们的金融高度集中在大银行跟股票市场,而且实际上我们是有金融抑制的,他们的资本的价格比我们这个发展阶段低。在这种状况下,能够提供金融服务的,只要是大企业都是富人拥有的企业。他们得到金融服务的时候,实际上是得到补贴的,谁补贴他们?是把钱放到金融体系里面,但是得不到金融服务的那些相对比较穷的居民或者是中小企业,或者是农户。如果你让比较穷的,不管是个人、经理人或者是企业来补贴比较富的人,或者是比较大的企业的发展,当然收入分配随着快速的经济发展会越来越恶化。而且这种金融抑制过度集中,不仅影响到资金回报往大企业集中,因为劳动力比较密集的农户跟制造业和服务业当中中小型的企业得不到金融的支持,他们的发展是得到抑制的。而他们是劳动力比较密集的,他们能够创造更多的就业,他们的发展得到抑制代表了什么呢?劳动需求也是受到抑制的。因此,工资收入的增长比我们实际经济增长应有的速度是低的。这是对于低收入,以及劳动所得在我们当中比重不断下降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同样的,对于资源价格的税费基本上是非常低的状况之下,也是把国家财富转移到少数能拿到资源开发权的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当中。另外对于那些金融、交通、通信这些服务业的垄断也必然创造了垄断意义。我想这是我们快速经济发展过程当中收入分配不断恶化的最主要原因。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