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甲午战争时期活动嚣张的日本间谍伪装成和尚

发布时间:2021-02-03 11:21:33 阅读: 来源:钛白粉厂家

甲午战争时期活动嚣张的日本间谍:伪装成和尚?

1868年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开始逐步走上对外扩张的军国主义道路。为了适应这种扩张的需要,日本开始针对中国进行间谍活动。

中日甲午战争期间(1894-1895),日军派出为数不少的间谍潜入中国,四面出击。在看不见的战线上,忍者般潜伏已久的日本间谍,在大清国的内部发动了致命的打击,其影响甚至超出军事层面。不过,日本间谍也因此付出了代价,不少人难逃中国人民张开的恢恢天网,命丧中国,走上了不归路。

伪装成“商人”与“和尚”的日谍被押赴刑场

甲午战争的决定性战场是在海上进行的。战前,清政府已建立北洋、南洋、福建、广东4支舰队。这4支舰队中,日本人最看重的是北洋舰队。为一举消灭中国北洋舰队,日本间谍倾巢而出,侵华谍报活动的焦点集中在辽东半岛、渤海湾沿岸和上海等地,天津和烟台因为是北洋海军的活动基地,因而成为日谍活动的重点地区。而上海是甲午战争中日本的谍报指挥基地,日本对华间谍活动的目的是调查清政府在上述地区之兵要地志与备战情报,为日军入侵朝鲜和登陆辽东的图谋做准备。

1894年夏,日本大本营总参谋长有栖川宫炽仁亲王召见炮兵大尉根津一,对中国开战问题征询意见,然后命令根津一秘密潜入上海,进行临战的谍报活动部署。

根津一是当时日本侵华谍报活动的重要头目之一,与另一重要头目荒尾精齐名。1894年7月底,根津一来到上海后,秘密找到早已潜伏在此的8名日本间谍,并给他们下达了秘密潜入战地、直接搜集战地情报的命令。这8个人中,有来自汉口乐善堂的藤岛武彦、田锅安之助,也有来自上海日清贸易研究所的毕业生楠内友次郎、福原林平、藤崎秀、猪田正吉、大熊鹏、向野坚一。

得到上级指令后,这几个野心勃勃的日谍立即分头行动。然而由于清政府已加强了对日本间谍的侦缉和抓捕措施,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此行算是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最先落网的间谍是楠内友次郎、福原林平。1894年8月初,两人奉根津一的命令前往奉天和辽阳一带进行侦察。为了掩护身份,他俩化装成湖北商人的样子,准备搭乘一艘法国轮船去营口。由于受到战争影响,这艘法轮推迟了开航日期,于是,两人就在法租界里的一家旅馆内住了下来,等待轮船起航。凑巧,就在二人住宿期间,略带日语的口音被人认出并被搜捕,其间谍身份被确认后,由清政府引渡到上海道台衙门,于9月被处决。

接下来被清政府抓获的是藤岛武彦。本来他是奉根津一的命令经华北、东北往朝鲜,去迎接日本第一军。根津一要求他利用沿途路经各地的机会搜集中国军队情报,然后充当向导帮助日本第一军进军中国东北。

鉴于楠内友次郎、福原林平装扮中国商人失败的教训,藤岛武彦化装成中国和尚,为了不露出马脚,他还专程前去浙江普陀山法雨寺受戒,同时与另一个叫高健武夫的间谍接头。当时,高健武夫已奉根津一的指令,于1893年11月以和尚身份从日本直接潜入普陀山法雨寺受戒。由于高健武夫所持的是日本冈山国清禅寺海宴和尚的介绍信,所以法雨寺住持对他的到来深信不疑,以礼相待,还特准高健武夫在法雨寺坐禅。

藤岛武彦与高健武夫秘密接头后,按照根津一的既定部署,藤岛武彦先在法雨寺学习一些佛门礼节,熟悉佛门规矩后再回到上海,然后再与根津一共同北上。

但是,藤岛武彦是个地道的武夫,并没有按部就班地去完成既定使命。这个在中国骄横已久且早已成习性的日谍分子,根本没有耐心去学习佛门的清规戒律,整日里老是烦躁不安,急于“建功立业”;同时由于他平时大酒大肉惯了,寺中清淡的饮食早让他忍无可忍,不久他就擅自离开了普陀山法雨寺。

这个性格暴戾的日本间谍刚从宁波踏上返上海的归途,就与同船的一个中国和尚发生了口角,情急之中口不择言,用日语咒骂中国和尚,还挥舞拳脚动了手,对方马上识破了他日本人的身份。在众人的帮助下,喊来了水警。水警审讯时,藤岛武彦再次露出日本武士的凶相想动武,水警遂搜查他携带的物品,其间谍身份暴露无遗,束手就擒。

之后,藤岛武彦被押解到浙江巡抚衙门。在审讯中,藤岛武彦先是硬顶着不理睬、不开口,后来实在憋不住,一开口便用日语大骂泄私愤。巡抚衙门中众衙役见他嘴硬,索性给他用刑,外强中干的藤岛武彦只几招便受不了刑讯,不仅对自己的罪状供认不讳,还供出了在法雨寺与高健武夫接头的事。这样,藤岛武彦日谍罪状确凿,被斩首示众。又由于藤岛武彦的供认,高健武夫很快也原形毕露,随即被当地衙门逮捕,并解往杭州,随后也与藤岛武彦一样走上断头台。

高健武夫死前曾赋诗一首,表达了自己对藤岛武彦出卖同伙的愤恨心情,诗云:

此岁此时吾事止,男儿复不说行藏。

盖天盖地无端恨,附与断头机上霜。

这些外强中干的日谍们,一副武士道的模样,从表面上看,似乎很“大义凛然”,其实,他们一旦到了狗急跳墙的时候,也会干狗咬狗的勾当。

走上不归路的山崎羔三郎

1894年10月24日深夜,辽东半岛金州城以东海面,一支日本舰队悄悄地接近了海岸,舰队上满载日本第二军的官兵,为首的正是日本的大山严大将。他们此行目的就是进攻辽东半岛,一举拿下清政府的“龙兴之地”。

为了侦察从金州到辽阳一线中国军队防守情况,大山严决定派出6名军事间谍秘密登陆。这6名军事间谍中,有4名是根津一在上海招的人选,即藤崎秀、大熊鹏、猪田正吉、向野坚一,另外两名是从武汉招来的间谍,即山崎羔三郎、钟崎三郎。

夜色苍茫之中,这6名日本间谍乘坐水雷艇在金州海岸登陆,然后分成3个小组活动,不过这其中的5人都被清军抓获并正法,仅1人侥幸生还。

在这几个葬身辽东的日本间谍之中,有3人是来自荒尾精门下的“高足”,其中的山崎羔三郎还是个为日军方立下过大功的人物,曾经显赫一时。

山崎羔三郎出生于玄洋社,这玄洋社是日本第一个真正的谍报机关,在中国专门开展间谍活动。山崎羔三郎来中国后,曾在日本人开的乐善堂和上海贸易所做过事。1894年6月,他在山东以壮丁的身份偷偷地混进中国的运兵船,一起和中国军队来到朝鲜汉城。

到汉城后,山崎羔三郎随即冒充一名在神户的华侨药材商,混入中国军队在牙山的防御阵地进行侦察。几天后,由于一时疏忽,他外出洗澡时把军事地图和指南针放在自己住的房子里,结果刚巧有人误入他的房间,发现了他的间谍身份。于是,光着身子的山崎羔三郎还没享受完热水澡,就被中国军队捆了个五花大绑。

然而在押解途中,狡猾的山崎羔三郎借口需大便,要求松绑。谁知刚一松绑,山崎羔三郎就乘押解士兵大意,夺刀杀了押解士兵逃脱。他一口气跑到日军龙山旅团司令部,汇报了有关牙山中国军队阵地的军事情报。根据这一情报,日军及时修改了作战计划,得以在牙山成欢驿战斗中将中国军队击败。山崎羔三郎因此立下大功,受到日军参谋部嘉奖。

同年8月14日,日本第一军开始了进攻平壤的准备,山崎羔三郎再次受命潜入平壤地区进行侦察。有了前一次在牙山的教训,山崎羔三郎不敢再随身携带军事地图和指南针,而是根据生活常识判断清军阵地的方位角度,比如说,虱子的头常常朝着北方摆动;再比如,菜根靠北的部分纤维质比较密集,一棵树树叶长得茂盛些的那一方为南边,中国民居的门大都是坐北朝南等等,他的生活知识积累和判断基本上都比较正确,从而能在不带工具的情况下弄到中方的不少情报。

日军攻陷平壤后,山崎羔三郎的间谍行动受到日军司令部的极大关注。就在战争期间,他被召回设在广岛的日军大本营,受到了参谋总长有栖川宫炽仁亲王的接见。立下大功的山崎羔三郎被当场任命为第二军军副,并再次受命随第二军登陆辽东。当他离开广岛时,玄洋社的头目平冈浩太郎、进藤喜平太等都以他为荣,集体为他送行。

但是,踌躇满志的山崎羔三郎这次终于走上了不归路,就在他在金州登陆的第三天,终于落入了中国人民张开的恢恢天网。狡猾的山崎羔三郎虽经过细致的化装,但在碧流河渡口,还是被清军骑兵统领依克堂阿的一名部下发现,这名部下与山崎羔三郎有过一面之交,曾被其殴打过,记忆尤深,随即报告统领,山崎羔三郎马上被逮捕,随后被斩首于金州城外。

“超级爱国者”被斩首于金州城

钟崎三郎是日军大山严大将派出的侦察从金州到辽阳一线中国军队防守情况的6名军事间谍中颇有“成绩”的一位,他在甲午战争之前曾为日本军队立下过战功,受过嘉奖。

1894年3月,钟崎三郎再次受日本海军军令部委派,化名为左钟武,装扮成药材商人,前往中国的渤海湾一带刺探北洋舰队动向。他和日本海军大尉泷川具也一起驾驶小船,暗地里测量渤海湾沿岸的水深,获得了不少宝贵的水文资料。

同年夏,由于甲午海战迫近,日本开始撤走天津侨民。当时钟崎三郎与另一间谍石川伍一没有随轮船回日本,而是跳下轮船准备潜回天津城内,继续收集北洋海军的情报。在跳下轮船的混乱中,钟崎三郎与石川伍一失去联系,后来石川伍一被天津衙门逮捕并正法,而钟崎三郎却侥幸逃出天津,转道山海关地区。他一路收集中国军队驻防与调动的情报,然后南下到了上海,携带情报迅速返回日本。

钟崎三郎的“成绩”得到了日本参谋本部的认可,他获得的山海关地区中国军队布防的情报消除了日本军队的一个情报盲点,从而受到日本陆军的表彰和嘉奖。11月4日,钟崎三郎被召到日军广岛大本营,身穿中国式服装晋见明治天皇,并受到嘉奖,同时还被称为最神勇的“超级爱国者”。随后他奉命随日本第二军行动,前往中国的辽东半岛,直接受大山严大将的指挥。

历史是公正的。当钟崎三郎再次踏上中国土地的时候,终于走上了不归路。他在金州登陆后的第三天,在碧流河渡口,被清军骑兵搜查时发现并逮捕。

随后,钟崎三郎与前面所说的三崎羔三郎一起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被斩首于金州城外,大大灭了在华日本间谍的嚣张气焰。

清政府破获的第一起军事间谍案

中国军队在甲午战争中失败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日本间谍在华进行了大量的间谍活动。由于天津和烟台是中国北洋海军的活动基地,因而成为他们的重点活动地区,其中天津就是日谍石川伍一收集情报的重要地点。

1884年,年仅18岁的石川伍一来到上海,投到驻华武官海军大尉曾根俊虎门下,开始了其间谍生涯。之后,他与另一日谍高桥谦结伴活动,深入到中国的江苏、浙江、江西、广西、广东、河北、河南等13个省,进行间谍活动。1886年,两人在汉口时归入荒尾精门下。1890年起,石川伍一先后在日本驻北京公使馆武官关文炳和井上敏夫领导下,专门给日本海军收集情报,着重点是勘察和研究中国黄海沿岸可供日军登陆的地点。1893年后,他独自来到天津,以日本洋行职员身份为掩护,秘密进行间谍活动。

就在甲午战争爆发的这一年,石川伍一的间谍活动取得极大突破,被同行们啧啧称赞。

这年2月的一天,一个清兵来松昌洋行兑换英镑,因英镑在店里是受控制的货币,店里的职员马上拒绝了。但是在一旁的石川伍一看在眼里,想在心里,他认为这是难得的自寻上门的好机会:可以通过此人打入清军内部。于是便出面特准换了英镑给他,两人从此一回生,二回熟。石川伍一通过金钱开路,把大把大把的钞票施舍给这个清兵,并很快弄清了这名清兵的身份,他叫汪开甲,是清军驻天津护卫一营的一个弁目(清军中的低级武官)。除用金钱俘虏了汪开甲,石川伍一还发现汪开甲是一名好色之徒,于是就把他带到了一家日本人在天津开设的妓院去玩乐。

当时,日本特务机关玄洋社在汉口、上海、天津和朝鲜的釜山都设有妓院,这些妓院的排场奢华至极,灯红酒绿,受过特殊训练的妓女用尽浑身解数来“招待”客人,很多人沉迷于这里的花天酒地中。而操纵这些妓院的日本间谍,对比较重要的顾客的弱点和隐私,则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并利用这些来攫取他们想要的情报,从而大获成功。

于是,石川伍一把汪开甲带到一家日本妓院去尽情玩乐。这个家伙哪里见过这等酒池肉林,一头扎进了脂粉堆中销魂去了。临分手时,汪开甲带着几分醉意,感激地对石川伍一说:“石川兄,我带您去见一个人,有没有兴趣?”“谁?”石川伍一心里一动,汪开甲把嘴巴对准石川伍一的耳朵轻声道:“刘芬,这人的舅舅有能耐!是我们大清皇朝的李中堂。”石川伍一惊喜万分,这真是踏破铁鞋无处寻的情报。

当晚,在汪开甲的引见下,石川伍一结识了李鸿章的外甥刘芬。刘芬当时担任军械局书办。经过一番交谈和观察,石川伍一凭着多年的经验,认定刘芬是一个贪色又贪财的小人,而且凭着他的特殊身份和关系,能够掌握大量的军事情报。石川伍一经过一番精心策划,他首先给刘芬送去一件价值昂贵的古董,接着,石川伍一依样画葫芦,将刘芬带到天津的日本妓院去浪荡。果然,几个回合,刘芬便成了石川伍一忠实的耳目,他不断为石川伍一提供情报,而每次都是要求以财色作为回报。

1894年7月,石川伍一顺利地从刘芬那里得到了援朝清军的有关情报,获悉中国北洋舰队将派出“济远”、“广乙”、“操江”3舰护送租用的英轮“高升”号出发,运送精锐的950名陆军士兵去朝鲜仁川,于是他马上把清军这一行动连同军舰的具体开航日期,用密电告知日本海军。

获取了中方的重要情报后,日本联合舰队司令、海军中将伊东右亨于7月23日率舰队从日本佐世保军港出发,驶向朝鲜的西部海岸,进入临战状态。7月25日,在仁川港外丰岛海面,“高升”号运兵船突然遭到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吉野”、“浪速”、“秋津洲”3舰的围攻,船只很快被击沉,“高升”号上950名精锐清兵全部丧生。同时,参加护送的北洋军舰也损失惨重,“广乙”舰被击毁,“操江”舰被日军俘虏,只有“济远”号突出重围,逃回旅顺口。

8月1日,日本从天津撤走侨民。而日本海军大获全胜的消息使石川伍一兴奋到几乎疯狂,此刻他非常自信,傲视一切,他不甘心就此收手,决心继续潜伏,伺机创造更大的“功勋”。当天深夜,日本侨民的船只开船后,石川伍一与另一特工钟崎三郎化装成中国人由船上跳下。结果,在混乱之中,他与钟崎三郎失去联系。石川伍一孤身一人悄悄潜回天津城内,投宿到一家客栈。次日清晨,酣睡了一夜的石川伍一起床后,当他打开房门时,一队守在门外的清兵一拥而上,将其生擒。石川伍一一边反抗,一边质问:“冤枉!为何抓我?”

原来,“高升”号事件后,清军获悉情报泄露,对内部进行了排查,特别是与日本人有过来往的人都是这次排查的重点对象。而刘芬、汪开甲二人平时常去日本妓院的事,自然是纸包不住火,他们勾结日本人的罪行很快被天津城守营千总任如升侦知,最先落入法网的是汪开甲,其被捕后供出了刘芬。刘芬被捕后,还不知是自己泄的密葬送了“高升”、“广乙”、“操江”3舰和近千名精兵良将。任如升将刘芬的审讯结果马上向天津海关道盛宣怀报告。结果,成了惊弓之鸟的石川伍一,被天津衙门抓获。

自此,石川伍一间谍案是甲午战争期间,清政府破获的第一起军事间谍案。1894年9月20日是个令人吐气的日子,石川伍一这个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日本间谍,终于被押赴刑场,验明正身后,按国际法枪毙。而中国人的败类刘芬、汪开甲则由刽子手砍头示众。石川伍一间谍案后,清政府对日本间谍才开始有所警惕并加以重视,但此刻为时已有点晚了,清政府最终在甲午战争中失败。

拥有日谍身份的汉奸刘雨田罪该万死

刘雨田是大连金州普兰店人,很早就同日本在华间谍拉上了关系,他在甲午战争中给日军充当间谍,不折不扣的卖国行径最终导致他走上断头台。

甲午战争期间,刘雨田向日军提供了大量有关辽东沿海地区的情报,为日军打败中国北洋海军立下过犬马之功。战后他深知自己罪行累累,生怕国人制裁他的汉奸行径,遂跟随日军去了日本,被日军参谋本部保送到日本的人善邻学院学习。毕业后,他被派到日本陆军大学中国班当汉语教员,同时协助日军参谋本部兵要地志课绘制辽东半岛地图,成为重要的日本间谍,他还改了日本名字叫“龟山雨田”,娶了一房日本妻子。

日俄战争爆发后,刘雨田再次出任日军的向导,带领日军从貔子窝猴石湾登陆,经普兰店直捣金州,顺利地切断了俄军的后路。战后,刘雨田获得了日军参谋本部以天皇名义颁发的赏赐,同时他还被授予军神铜像一尊、礼服一套、勋六位“金鹞勋章”一枚,并在普兰店获得了一大片土地和菜园。

刘雨田后来还数次参加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活动,以他的中国人面孔,蒙蔽了很多中国士兵和老百姓,因而多次获取重要情报,好几次中国军队遭受日军的重创均是由于他提供的情报。刘雨田一生卖国,罪恶滔天。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刘雨田自认为近几年隐蔽较深,没有明显的公开活动,以前的一些行为虽有卖国嫌疑,但还不至于被判死罪。因而日本撤退时,他没有走,妄想继续潜伏下来。不过,中方有关部门通过对中国军队几次大战失利的情况进行分析后,发现好几次与刘雨田有着蛛丝马迹的联系。再经多次秘密调查,终于撕破了刘雨田的画皮,他的汉奸嘴脸终于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随后,刘雨田被逮捕处决。

据不完全统计,甲午战争前后,汉口乐善堂和上海日清贸易公司研究所先后派出19名职员和72名毕业生参加了日本军队在华的间谍活动,大部分担任翻译,17人参加战争谍报活动,其中有10人被中国政府逮捕,按国际法处死。而中国的内鬼汉奸,似刘雨田之类被处决的,达数10人。

甲午战争前日本在中国的间谍活动:

间谍机构触角遍布中国城乡

1886年,甲午战争前日本在华最庞大的间谍机构乐善堂成立。它是由日本对华谍报重要头目荒尾精在汉口创办的。乐善堂以经营眼药水、书籍、杂货作为掩护,逐步将触角伸向中国各地,相继在北京、长沙、重庆、天津、福州等地建立了众多分支机构,组成了一个遍布中国主要城市的间谍网,并以这些城市为基地,把触角伸展到中国的广大农村。另一个重要间谍机构是日清贸易研究所,设在上海英租界内,成立于1890年,所长也是荒尾精,代理所长根津一,是以培养“中日贸易人才”为名的间谍训练机构。

这些间谍机构培养的日本间谍有的以外交官、商人、医生、学生等合法身份作掩护,有的剃发改装冒充中国人。他们收买汉奸,四处搜集情报,为发动战争作准备。

1888年底,一些日本间谍潜伏在施工中的威海卫炮台以及威海卫通向荣成的道路、荣成湾附近,为选择山东半岛登陆点作准备。经过长期观察,他们向日本海军递交了一份报告,提出日本对中国开战时,当从荣成湾登陆,对威海卫应采取背后进攻的战术。因为荣成湾面阔水深,沙底适于受锚,无论遇到何等强烈的西北风天气,都可安全锚泊,而且这里位于直隶海峡外侧的偏僻海隅,离威海卫较远,正好拊威海之背。该建议得到采纳,为日军击败北洋舰队起到了重要作用。

对华谍报头目亲自刺探军情

1893年是日本对华谍报工作最关键的一年,日本间谍活动尤为猖獗。当时,尽管日本政府的侵华方针早已确定,陆海军也为发动战争作了多方面的准备,但何时发动战争、能否取胜,还需要作出最后的判断。1893年4月,对华谍报头目、日军参谋次长川上操六亲自到朝鲜和中国进行实地考察,为发动战争作最后的准备。

川上操六在考察了朝鲜的釜山、仁川、汉城等地之后,乘船经烟台转赴天津。他在天津停留了一个月,参观了天津机器局,访问了武备学堂,观看了炮兵操演炮术和步兵操练步伐,并亲自登上了北塘炮台观看山炮演习。在驻华使馆武官神尾光臣的陪同下,川上还对天津周围的地形偷偷地进行了考察。这次中国之行,川上进一步了解了清政府的极端腐败,而且对清军战斗力及地形、风俗人情均作了详细考察,确信清政府战则必败。

回到日本后,川上操六密令公使馆武官井上敏夫、泷川具和分头侦察渤海湾航道及山东半岛、辽东半岛、天津、塘沽等地的设防情况。井上敏夫5月份从烟台出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游历了山东半岛、辽东半岛和朝鲜半岛西海岸。每到一处,他都非常仔细地观察炮台驻防情况,所走洋面每距约100公里,便用千斤砣试水深浅,详细收集作战所需地理水文数据。

与此同时,泷川具和也乘帆船从塘沽出发,沿渤海岸北行。他沿海岸线游历,历时一个月,对沿岸各海口的水深、有无沙滩、海底是泥沙还是岩石、民船数目、运输情况等,都作了详细的侦察和记录,为日军日后在北戴河附近登陆选择了合适的地点。

小间谍受到天皇召见

1894年8月1日,中日正式宣战。两国军队在朝鲜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激烈较量。日本驻天津领事馆撤走后,出自于荒尾精门下的日本间谍宗方小太郎将自己伪装成中国老百姓,来往于威海、旅顺之间,窥探中国海军的情报。8月中旬后,由于平壤战事紧急,清政府决定向朝鲜再派援兵,由招商局的5艘轮船运送总兵刘盛休的铭军12营6000人入朝。为防止日本舰队袭击,李鸿章电令北洋舰队主力护航。停泊于威海附近的“镇远”号等14艘军舰投入出征准备。

宗方小太郎在威海得知北洋舰队的出发时间,立即将其开赴朝鲜的具体日期电告日清贸易研究所的根津一。根津一马上发给日军大本营。日军大本营即派日本联合舰队出发,9月15日到达朝鲜黄海道大东河口附近。这就为9月18日的黄海海战作好了准备。此后不久,宗方小太郎被召回日本。他穿着中国服,接受天皇的召见。陆军大将本庄繁评价宗方说:“日清战争之时,他密行威海卫军港,详细侦察敌情,对君国作出极大贡献。”

腐败清政府反间谍不力

甲午战争爆发后不久,清军搜出日军俘虏进攻山东半岛时携带的一张地图,上面村、路、炮台、营房、山、河、井、树都画得十分清楚、详细,一目了然。对于日本间谍的活动,张之洞等有识之士十分忧虑,纷纷上书,就反间谍问题提出了一些具体建议。

一是反对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保护日本间谍。甲午战争爆发后,一些日本间谍躲在租界内得到各国尤其是美国的袒护。一些间谍被捕后,也有外国使节为其说情。针对这些情况,应严查间谍,美领事不得袒护。

二是主张实行保甲,严惩汉奸。日本间谍往往通过汉奸为其搜集情报。清除汉奸是反间谍的根本所在。

三是对百姓实行安抚。很多地方由于年年发生饥荒,再加上战乱、民不聊生,在日本间谍粮、钱的诱惑下有人为了生计当起了汉奸。

四是禁止日本人剃发改华装。由于日本人与中国人眼睛、头发的颜色一样,相貌相似,只是发式、服装不同,日本间谍在中国往往剃发改装冒充中国人,很难识别。为此,日本人在中国改华装者应按间谍治罪。

清廷曾采纳了一些意见,采取过部分防间谍措施,破获了几起间谍案。但从最后结果来看,日本的谍报活动还是取得了成功,而这与清政府吏治腐败、不能严守军事机密、不重视防范间谍有很大关系。

在两国关系已十分紧张、战争一触即发的情况下,清政府还为日军参谋次长川上操六为发动战争作最后准备的实地考察提供大量方便,予以殷勤接待。李鸿章更是视他为座上宾,奉若神明,还请他参观了军工厂、军事设施和军队的操练。更为严重的是,两国交战之时,仍有清政府官员为谋求个人私利置民族利益于不顾,为日本间谍提供情报或其他帮助。李鸿章的外甥、天津军械局总办张士珩为牟取暴利居然盗卖弹药给日本军队。李鸿章的儿子李经方通过上海候补道张鸿禄向日本军队出售大米等粮食。李鸿章本人在处理日本间谍的问题上,也表现出十分明显的袒护之意。对清军抓获的间谍,李鸿章不仅不杀,还以杀了要赔钱为由,送给他们路费,释放他们回国。

在这种情形下,洞悉清朝军队军情的日军最终取得了甲午战争的胜利,北洋海军却全军覆灭。甲午战争后,日本一跃成为亚洲强国,而中国则更深地陷入了半殖民地的深渊。据《中国国防报》

很多人都知道甲午战争中北洋海军战败的历史,然而,较少有人知道在这场战争爆发前和爆发时,日本政府在中国秘密开展间谍活动,搜集了大量重要情报,而清政府的反间谍行动却收效甚微,这也成为北洋海军全军覆灭的一个重要因素。

壁挂炉水压怎么调

燃气灶突然火大怎么回事

马桶下水道堵了怎么办

面包机不搅拌怎么修